当前位置:第八区小说网>都市言情>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> 第797章 谢千蕴又被联名上书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97章 谢千蕴又被联名上书(2 / 2)

“娘娘,您这字……”

“要不你帮我写。”

“奴婢不敢,奴婢不敢。”秋吟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。

谢千蕴翻白眼,“胆子真小。”

秋吟不敢说话。

心想着娘娘你胆子大,你就不写啊?!

谢千蕴好不容易写完了十大篇,整个人感觉都要虚脱了。

她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,早黑透了。

“现在哪个时辰了?”谢千蕴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一边问道。

“回娘娘,已经亥时了。”

居然真的写到了这个点。

谢千蕴半点都不敢耽搁,连忙从软榻上爬起来,“赶紧赶紧,去皇上的寝宫,今日不交给皇上,本宫明日没好日子过。”

“娘娘您慢点。”秋吟连忙跟上。

这娘娘的好精神,不是一般人根本就是跟不上的节奏。

谢千蕴直接冲进了萧鹿鸣的寝宫。

寝宫中一片安静,俨然萧鹿鸣已经睡下了。

公公看着皇后娘娘火急火燎的来,连忙上前拦住,“娘娘,皇上已经入寝了,娘娘有什么事情,明日再来禀报皇上……”

“不行,明日就晚了。”谢千蕴根本不听劝,直接就冲了进去。

“娘娘……”公公又不敢拦着,只能慌慌张张的跟在后面。

萧鹿鸣自然是容易惊醒的。

谢千蕴一来,他就被吵醒了。

脸上明显也有些不悦。

他睡眠向来不好。

一觉睡下去如中途被吵醒,很难再入睡。

“有事儿?”萧鹿鸣坐在龙床上,一身金色寝衣,哪怕放下了发髻,头发批至两肩,此刻刚醒来,也是一脸威严。

谢千蕴连忙行礼道,“皇上,你不是让臣妾每日给你教十张宣纸的笔墨吗?臣妾写完了,特意来给皇上过目。”

萧鹿鸣脸黑透。

他还真以为,谢千蕴有什么大事儿。

“皇上请笑纳。”谢千蕴恭敬的把自己写的笔墨递给萧鹿鸣。

萧鹿鸣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宣纸,一把拿了过去。

“臣妾就不打扰皇上就寝了,臣妾告退。”

然后,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萧鹿鸣忍了又忍,他低头看着谢千蕴的笔墨,原本暴怒的心情,此刻更是雪上加霜。

这都是写的什么鬼!

比经书还要不如。

公公自然也看到了,还发现皇上拿着宣纸的手都压抑得发抖。

还说娘娘不是皇上的对手。

这不,皇上差点没有被娘娘气死!

……

翌日。

谢千蕴教嫔妃打拳。

以前在军营的时候也教过自己的属下打拳,断然没有这般的,怨声载道。

打个马步,也能摔一片。

出个拳都能把手搞脱臼。

谢千蕴也算是见识了,女子弱起来到底有多弱。

不过她才不轻言放弃。

锻炼身体本来就要,循序渐进。

第一天的一个时辰回去后,嫔妃们就直接躺在了床上,动弹不得。

如此坚持了三天。

嫔妃们真的坚持不下去了。

嫔妃们一来就哭,试图博得谢千蕴的同情。

谢千蕴可是带兵打仗之人,怎可能被这种苦肉计给忽悠,坚持继续强身健体。

终于。

嫔妃们没办法只能回家告状了。

所以那日早朝。

吏部尚书杜文章就义正言辞的进谏,“皇上,微臣将小女送进皇宫,得皇上宠爱封柔妃娘娘,娘娘便一心想要伺候皇上,为皇室开枝散叶,断不是拿来给皇后练靶子的,皇后这般残暴怎做好后宫之主!”

“皇上,瑜妃娘娘亦然也是如此。但现瑜妃娘娘因为腰部受损只能在卧床不起,还请皇上为瑜妃娘娘做主。”

“还请皇上做主!”

大殿上,跪了一地的大臣。

宋砚青在旁边真的是尴尬得,脚趾拇都能够抠出个将军府了。

他就知道谢千蕴进了皇宫不得消停。

从古至今。

还没有皇后被人这般参过。

从古至今还没有几岁小娃就被参过。

都被他女儿给占齐了!

“微臣深知皇上宠爱皇后,皇上和皇后感情深厚也是我大泫子民的福气,但皇上毕竟为一国之君,为了皇室子嗣延绵不断,还请皇上雨露均沾。”

也是参了皇上未能好好宠幸后宫。

萧鹿鸣最烦大臣说后宫之事,本也有两年不再提及,此刻倒是因为谢千蕴,又被这帮老匹夫给抓到了把柄。

他严肃道,“皇后强迫嫔妃练拳之事儿,朕会亲自处理,定然给众卿家一个交代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“今日朕身体略有不适,如没其他事情,退朝!”

直接就起身离开了。

大臣也知道皇上不喜说后宫之事儿,一说就借口离开。

大臣无奈,只得跪地,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萧鹿鸣离开后。

所有大臣才从地上起身。

无数视线就落在了宋砚青的身上。

宋砚青真的是头都抬不起来。

他堂堂一品大臣,百官之首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因为谢千蕴,不知道被丢了多少颜面了。

他低着头,怒气冲冲的走出大殿,直接走向了后宫。

自从太上皇允许他唯一一个外男可以自由出入后宫后,就一直延续至今。

近些年他虽然少来皇宫,但不得不说,如此自然是方便甚多。

就如此刻,他单枪匹马就杀进了景秀宫。

谢千蕴刚让嫔妃们回去,自己此刻正坐在软榻上被人伺候着喝茶吃点心。

想着一会儿还要写字,心里还是有些不悦。

一抬头看到她爹突然出现在了她的寝宫,一瞬间的高兴之后,陡然发现了危险。

她连忙从软榻上起身,看着她爹都要杀了她的模样,“爹,你冷静点,我现在是皇后,你要是让我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家可是要满门抄斩的!”

“满门抄斩就满门抄斩,有你这样的女儿,我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!”宋砚青气得口无遮拦。

一想到刚刚在大殿上的尴尬……

他顺手拿起旁边的戒尺,就往谢千蕴身上打去。

“爹爹爹,你冷静点。”

谢千蕴吓得满屋子跑。

宫人也被吓得想要去阻拦又不敢真的阻拦,整个宫殿内都是鸡飞狗跳的。

简直不堪入目。

萧鹿鸣走进来时,就看到宋丞相,如此一个温文尔雅,博学多才的白玉书生,居然此刻都被气得失了分寸,毫无形象。

他抿了抿唇。

倒也没有阻止。

要是可以,他也想拿着戒尺追着谢千蕴满屋子跑。

但他是皇上,皇上有皇上的仪态和尊严,不能半点失礼。

“皇,皇皇上来了!”一个宫人看到了萧鹿鸣,突然大声说道。

谢千蕴也看到了门口处的萧鹿鸣。

她毫不犹豫,连忙就往萧鹿鸣那边跑过去。

萧鹿鸣皱眉。

公公也在旁边惊吓了。

就怕莽撞的皇后娘娘,一不小心撞伤了皇上。

谢千蕴迅速躲在萧鹿鸣的身后,“皇上救我!”

小手紧紧的抓住萧鹿鸣的衣服。

萧鹿鸣眼眸微动,没有说话。

宋砚青才注意到,萧鹿鸣。

他此刻气喘不匀。

从小但凡要用家法的时候,都是谢若瞳来,他压根打不到谢千蕴一下。

宋砚青连忙跪在地上,“臣以下犯上,还请皇上责罚。”

萧鹿鸣看着宋丞相头发淋乱,额头冒汗。

还真没见过他这般模样。

也只有谢千蕴能够逼疯了宋丞相。

“岳父大人也是教女心切,朕理解您的一番用苦良心。”萧鹿鸣说道,“但岳父大人年岁已高,还不要太过动气,伤了自己身体不好。”

“谢皇上的关心。”宋砚青恭敬。

“岳父大人快快请起。”

宋砚青起身,此刻也稍微冷静了些。

“皇上。皇后娘娘如此不守宫中规矩,还请皇上定要严惩,不能乱了宫中规矩,有失了皇上的风范。”宋砚青请求。

谢千蕴瞪大了眼睛。

她不是她爹亲生的吧?!

她不是她爹唯一的孩子吧?!

“岳父大人放心,朕自有分寸。”

“那微臣便不打扰皇上了,微臣告退。”

“岳父大人慢走。”

宋砚青离开。

离开时,又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谢千蕴。

谢千蕴吓得身体一哆嗦,连忙又抓紧了萧鹿鸣。

萧鹿鸣嘴角似乎浅笑了一下。

他还以为谢千蕴天不怕地不怕。

这几日更是得寸进尺的,每晚都在他入寝之后,才送来她的笔墨。

他甚至都养成了,不看她笔墨完全睡不着的习惯。

“还不放开朕!”萧鹿鸣冷声。

谢千蕴连忙放开了萧鹿鸣,然后看似冷静的整理着自己着装和形态。

其实心里早就慌成了狗。

琢磨着她爹都要杀了她这么凶,她肯定又是闯了大祸。

萧鹿鸣定然也不会放过她了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明天见。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